www.667722.com 黄金电玩城官方网站 春节,你来了又走了

春节,你来了又走了

内容来源:蒋先平,图文综合自网络

春节假期已近尾声,春节前的翘首期盼,欢喜相迎,春节后的难舍难分,挥泪而别。春节是航班,是铁轨,是公路的那一端,是村口的挥手,车站的拥抱,是来了,是走了,是一首欢迎的歌,离别的诗。

一晃刘平已经好些年没回老家了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1)

刘平的老家在东北一个偏僻的小村,从小刘平靠着刻苦勤奋考上了大学,毕业后在上海找到一份工作,又在那里收获了爱情。媳妇上海本地人,家庭条件不错,结婚的房子车子都是岳父岳母帮着购置的。

     
来自安徽的刘先生,年近四十在深圳打拼了二十年,妻儿均在深圳生活很少回老家。刘先生父母年迈七十,在老家与刘先生兄长一家生活在一起。每年春节如果刘先生不回老家,他们都会来深圳小住过冬。今年仍不例外,只是前年父亲动了一次小手术,去年腿部又患有疾病行动不便,母亲也患有眼疾视力每况愈下,高血压是常年伴着他们。春节前十二月底,刘先生在深圳火车东站接到年迈的父母,望着父母花白的头发,疲惫的神情,大包小包的行李,刘先生不由地抱怨起为什么又带这么多东西。母亲说,你爸身体一年不如一年了,来了这一次下一次不知道还能否来成,那边上车有人送,这边有人接,路上有好心人帮助也不累。在深圳一个多月刘先生与媳妇对父母是精心照顾,孩子们和爷爷奶奶也相处融洽快乐。转眼新春的钟声敲响,父母提出返乡的要求,刘先生一如既往地没有挽留,尊重父母的意愿,就像小时候听从父母的话一样。为了错开春运高峰期,也为了和另外的儿子孙子过年,年初一下午刘先生父母踏上回乡的路。从不流泪的父亲几次悄悄拭去眼角的泪水,刘先生故作视而不见,怕去撕开离别的悲伤口子,平静地与父母聊着家常,把父母送进车站。望着那佝偻的背影,蹒跚的步伐,刘先生五味杂陈:你永远不知道,哪一次背影是最后一次,哪一次挥手,成为记忆的永恒。

还是结婚那年,刘平的父母坐了三天两夜的火车赶到上海,参加完婚礼又急匆匆回去了,说是地里的苗该铲了,耽误不得。刘平只好给二老买了回哈尔滨的动车票。上了车母亲还在唠叨这动车票太贵了,还是来时的慢车便宜,父亲也直骂他败家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2)

结婚四年,四个春节刘平一次老家也没回去过。头两年媳妇说过年从没离开过父母,有些舍不得,刘平也就随了媳妇的愿。第三年,刘平已经做好媳妇的思想工作,可公司临时接到一笔大额订单,刘平负责组织生产,只得把提前买好的火车票退了。去年腊月二十八,刘平才从国外进修回到上海,找黄牛花高价也买不到火车票,飞机票同样一票难求。

 
湖南的张先生在东莞开了一家五金厂前些年赚了些钱,在东莞安置了家业,两个孩子都带在身边上小学,妻子全职家庭主妇。前些年每年张先生一家都会开车回老家过年,2017年因行业不太景气,公司经营亏损,而且外欠货款收不上来,张先生不再想回老家过年。老家的父母,岳父岳母隔三差五就打电话过来催,要求他们回老家过年,说想念孙子孙女了。腊月二十七,经不住老人的念叨和老婆孩子的游说,张先生匆忙购置了些年货还是开车回去了。一路上父母不停地打电话问到哪里了?快到村子时,天已经黑了,远光灯下张先生看见熟悉的父母身影。灯光下他们不停地跺着脚,搓着手,嘴里呵着热气,冰冷的天气,不知道他们在此守候了多久。浓浓的乡情与年味暂时驱散了张先生事业上的焦虑!最欢乐的还是父母与孩子们。父母领着孩子们在村子里游玩,逢人就高兴介绍,孩子们回来了!向孩子们介绍村里宗室亲戚。美好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,大年初六张先生开始了返程,返程前一天晚上张先生父母忙了一宿,腊肉腊鱼腊肠地瓜青菜鸡蛋满满地准备了几箱子。一大早岳父岳母也赶了过来,拎了几袋土特产。车子里面被塞得满满的。吃完早饭,父母岳父母抱着孩子是一百个不舍,孩子们也是玩兴未尽,与爷爷奶奶,外公外婆约起下次返乡的日子。父母岳父母送了一程又一程,直至过了转弯看不见。仿佛昨天没有回来过,又好像明天就回来。

2019年春节前,刘平早早买好三张火车票,还跟公司领导打了招呼。领导说:你就放心吧,公司有天大的活也得让你回家过年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3)

直到小年,父母还没有打电话问刘平今年过年的打算。媳妇猜测:“可能两位老人有些不高兴吧,以为问不问都一样,咱们也回不去。”刘平说:“那咱们也不给他们打电话,给他们一个惊喜。”

   
王女士,今年春节特意从上海回到西安的县城老家,参加中专同学毕业20周年聚会。九八年毕业后,同学们各奔东西,王女士去过珠海与北京,最后在上海的一家电子厂扎了根。虽然学历低了些,因为好学习能吃苦,王女士从作业员一路十几年下来,升为生产部门经理,算是公司的高管。二十年下来和班里大部分同学都失去了联系。在外漂泊越久,越是思乡情义越浓,越是思念过去的同窗生活。年前班里的同学几经周折联系上了她,把她拉进了班级微信群。慢慢地所有的同学都联系上了,一切是那么熟悉,又是那么陌生。大年初四中午,王女士早早地来到预约团聚的酒店,同学们陆续到来。有的同学一眼就认出了,有的要仔细辨认回想,有的真的在记忆里就没有了印象。大家相互拥抱,寒暄,回忆学校的生活,可是谈起现在与将来就明显有了生分与隔阂。

标签: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